Loading

wait a moment

麻豆传媒国产之光赵佳美

“一个幼稚园,上与不上,很重要吗?你就不能跟儿子一起乖乖的呆在我身边?”

封行朗有些不理解林雪落的所作所为。

或许在他看来,雪落母子应该呆在他的身边,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才对。

“封行朗,一味的躲避也不是办法,我不想因为别人的原因,而改变我跟诺诺的生活!”

雪落委婉的顶了封行朗一句。

“现在不是非常时期么?你就不能为了诺诺委曲求几天吗?”

封行朗是燥意的。女人和孩子已经慢慢的融入他的生活,他的生命,他实在不想去冒再次失去她们的危险。

“对于我跟诺诺来说,几乎每天都是非常时期!既然我们母子改变不了这个社会,那就只能努力的适应这个社会了!”

雪落说这番话,是带有一定指向性的。

就比如说蓝悠悠吧,直到现在,封家两兄弟不是也没真舍得怎么着她么?尤其是现在蓝悠悠还给封立昕生下了一个女儿,领好了结婚证,就好比拥有了一张免死金牌。

自己跟儿子林诺曾经所受的迫害,她们母子俩又能去找谁讨回公道?

“雪落……”封行朗无奈的拉长着声音,“那你在儿子的幼稚园门口等着我。”

漂亮的女剑客

“才不等你呢!我约了朵朵去福利院看池院长,拜拜。”

不等封行朗继续说些什么,雪落便匆匆忙忙的把电话给挂断了。

此时此刻,雪落正坐在前去浅水湾的计程车上。她将封行朗指定的专职司机留守在了幼稚园的门口,寻思着在电话里说不清楚,她便自己一个人赶去见河屯。

雪落是相信封行朗直觉的。而且昨晚的那个黑衣人的确身手诡异,雪落不得不怀疑是河屯派去的某个义子。至于河屯的意欲何为,只有见到他本人才清楚。

还有一点儿就是:一朝被蛇咬、十年怕草绳,雪落在潜意识里还是畏惧蓝悠悠的歹毒的。

如果不是河屯派去的某个义子,那是蓝悠悠的可能便大大的增加。真是后者,那让河屯知道一下,对她们母子来说,只会是利大于弊!

这便是雪落匆匆忙忙赶来浅水湾的目的。

******

这两天,河屯的胃口都不是很好,而且整个人被莫名的燥意笼罩着。

不仅仅是来自于严邦对自己亲儿子的亵渎,还有一丝不能被自己亲生儿子认可的惆怅感。

尤其是在昨晚,老十二跟他说起:儿子邢朗有可能已经意识到他是他的亲生父亲了……

这让河屯止不住的心头一阵紧一阵的悸动。他恨不得现在就跟封行朗相认,也好圆他一个真正当爹的奢侈梦。

或许真的是老了,河屯这些天格外的思念自己心尖上的女人。

要不是一遍又一遍的亲子鉴定,河屯也不会相信:封行朗竟然是自己跟那个女人共同亲生的孩子!

要知道,当年苏禾可是被河屯亲眼捉歼在庥的。那是他一辈子都抹不去的羞耻!

在得知真相后的那一个月,河屯每天都会面对着苏禾残存的蜡像和排位反思:会不会当初自己眼见的未必为实?

“义父,羹汤都凉了,我让厨子再热一下吧。”

邢十二温声提醒着神情滞静中的义父河屯,似乎真感觉义父老了很多。

其实人生在世,又有谁能免得了生老病死呢?这是人类前行的必然规律。

“端走吧,不用再热了!”

河屯挥了挥手,示意邢十二将羹汤拿开。

“义父,林雪落来了。”邢老五说着一口蹩脚的中文。

“雪落来了?”

河屯微微诧异了一下林雪落的不请自来,“那十五呢?十五也一起来了吧?”

“我刚把诺诺送去幼稚园后,才赶过来的。”

雪落径直走了进来。邢老五已经很识时务的不再拦她。

“找我有事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