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wait a moment

类似丝瓜视频

杰克难于置信,师姐也动凡心了,可她跟缚勋才认识多久啊,三天不到,她竟然想为他回归平凡,爱情的力量,真的有那么伟大吗?

唐唯心见杰克傻傻的表情,在他面前打了一个响指:“好了,去做事,手脚勤快一点,我们在这里可是白吃白喝。”

“这个不需要师姐提醒,我们的命,都是他们兄弟救的,这辈子也得感恩啊。”杰克是个有良知的好孩子。

“感恩?”唐唯心皱了一下眉头,她这辈子最害怕就是欠人情了,这份恩情,只怕唯有以身相许才足于报答了。

想到这里,唐唯心噗哧笑了一声,觉的自己有些不务正业了。

山中无岁月,在这里隐居的生活,很快的就过去了四天了,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擅长的事情。

程悦还是第一次看到汪橙工作,她站在旁边,看着他手指灵活的操纵着手里的键盘,那些代码,简直看得她眼花缭乱。

程悦默默的给汪橙送来一杯水,汪橙接过去,全部喝了,回头甜甜一笑:“谢谢姐姐关心。”

程悦目光盯着他的电脑屏幕,摇了摇头:“你天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,就想这些数据吗?会不会头痛?”

汪橙摇摇头:“不会啊,我很喜欢这份工作。”

“汪橙,没想到你也挺历害的,虽然你有时候怂怂的。”程悦终于得正视一下这个大男孩了,他原来不是无所事事,反而在他的领域里,有他的自信和闪光点。

汪橙害羞的伸手挠了挠后脑勺,嘿嘿乱笑:“姐姐觉的我很历害吗?我自己并不觉的,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呢。”

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

“嗯,加油吧。”程悦说完,便转身出去了。

快到傍晚的时候,大家正准备吃晚饭,汪橙突然冲过来,焦急的说道:“我刚才黑了附近百里外的一家公司的监控,有三辆车朝我们这边驶过来了,那车牌正是斯克森手底下的人。”

“我们被发现了吗?”缚勋

神色一僵。

缚霆摇了摇头,分析道:“应该不是,这条路往东行驶五十里有个码头,斯克森有不少的货会从这个码头过来,他们的车往这边驶来,应该是去拿货的。”

唐唯心点头认同:“没错,他们可能就是去码头拉货的,来了几辆车?”

“三辆,两辆越野车,一辆小型的货车。”汪橙回答道。

“他们有没有可能发现我们这里的行踪?”缚霆看着大家,问出一个重要的问题。

“有可能,斯克森的人守住了机场的进出口,知道我跟杰克没办法逃离,相们各大码头也被封锁了,他一定不会放弃追杀我们的,如果发现有车轮的印子,或者,他们训养的猎犬也带过来了,那我们的藏身之地就会被发现,我们如果还想继续安稳的在这里待两天,就得拦截这几辆车,至少不能让他们全部都活着回去。”唐唯心冷静的分析道。

“如果拦截了他们的车,不出两天,他们一定会找到我们的,到时候该怎么办?”缚霆盯着唐唯心,既然她对斯克森有所了解,她的看法就犹为重要了。

“我想了一个办法,可以实施,我可以当诱耳,引斯克森出来见面,你们想杀他,可以借这个机会,这也是最好的机会了,我手里有斯克森很多的证据,他一定不会轻易杀了我,而且一定会来见我的,他现在想洗白他的钱,国际组织盯上他了,他也处在恐慌之中。”唐唯心沉声说道。

“你要当诱耳,不可以,太危险了。”缚勋眉心一拧,直接拒绝。

“这是最好的办法,说实话,斯克森盘裾这块土地多年,哪怕你们足够自信,设备再好,胜算也不会太大的,让我来帮你们,而且,缚先生,你该保护你爱的人,让她有机会安全撤离,一会儿截杀那几辆车,你们也同时派人送季小姐离开,这样就不会牵扯她进来。”唐唯心目光望向季婷妍,如此娇滴滴的可人儿,真的不适合在这里待着,太危险了,如果落入斯克森的手里,后果

简直不敢想像。

缚霆目光温柔的看向身边的女人,季婷妍一把抓住他的手:“我不走,我想一直陪在你身边。”

缚霆目光凝着她,随即端了一杯温热的水给她:“小奈,你要相信我,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。”

季婷妍喝了两口水,就有些晕晕欲睡了,她抓住男人的手指变的无力,最后,安静的睡在了缚霆的怀里。

“其实就算你不说,我也准备今晚让小奈离开这里,我跟他大哥已经联系过了,他那边会有负责的专机来接她的,就在今晚十二点。”缚霆说着,低头亲吻了一下季婷妍的头发,对程悦说道:“我把她交给你了,你带着她,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程悦点了点头,心情沉重,当缚霆来找她,告诉她今晚的计划时,她还有些蒙圈,可刚才季婷妍坚定的话,又令她有些动摇了,爱情是很伟大,可爱情的前提,还得好好活着,她的本职工作,就是保护季婷妍不受伤害,虽然这次瞒着她,但这一切,都是为她好。

唐唯心仿佛早有预料,轻叹了口气:“真羡慕她,时时刻刻有人掂记。”说完这句话后,唐唯心的目光就跟缚勋撞在一起了,缚勋俊容蓦的一红,赶紧将眼神移向别处去了。

唐唯心莫名觉的有趣,缚勋都不敢看她的眼睛了,证明他心里有鬼。

缚霆抱着季婷妍坐在车上,看着她沉睡在程悦的怀里,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真希望再见到她的时候,所有阴霾都已散去。

季婷妍喝下的是一种会令人暂时昏睡的药,不会有任何的负作用,程悦和季慕城派过来的保镖一起,护送着季婷妍离开。

汪橙站在车子旁边,朝程悦挥挥手:“姐姐,下次再见了,一路顺风。”程悦还想打趣他几句,却发现,张着嘴,却不知道要说什么,目光深深的望了一眼汪橙,只是点了点头。

越野车,乘着夜色,快速的远去。

这一刻,缚霆的心也仿佛被带走了。

fpzw